喊停美国订单,江苏金卫集团130条口罩生产线

http://www.gyfmc.com/ 2020-02-07 17:09:50 来源:中国纺织报

  几天前,居黛霞给美国、德国、阿尔及利亚等几个国家的客户,寄去了致歉邮件。原本约定要尽快输出的几条生产线。现在,她要“违约”了。

  居黛霞是江苏金湖县一家机械设备公司的老板。她的公司主要制造生产卫生巾、纸尿裤、口罩等一次性生活用纸的设备。

  一直以来,居黛霞公司都以出口为主,客户中有85%,是来自美国、韩国、印度尼西亚、新加坡等109个国家。

 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爆发后,国内30多个口罩工厂,给居黛霞打来了求助电话:“生产线不够,产能亟需扩充。”

  大年初六,居黛霞做了一个决定。她要提前复工,暂停所有国外客户的订单,只为中国口罩工厂赶造生产线。

  1月22日,居黛霞和丈夫陈斌带着儿女,以及双方父母、姐弟,一行十口人,飞到了新加坡。忙碌了一年,夫妻二人终于有时间带着家人出国度假。

  从新闻里,居黛霞得知武汉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。不过,当时只有武汉确诊的少数病例,并没有在江苏金湖县的小县城掀起波澜。“感觉武汉的疫情离我们很远。”

  在新加坡,居黛霞常常关注“国外新闻”。电视里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播报武汉疫情相关的新闻,大年初三,一位去过武汉的新加坡华裔,被确诊了。新加坡各频道铺天盖地的报道,让居黛霞认识到事态的严重。

  那几天,不少朋友都给居黛霞打电话,问她能否帮忙在国外买口罩。朋友说,国内已经是“一罩难求”了。

  给居黛霞打电话的,还有来自山东、福建、广东、浙江等地的口罩生产商。

  特殊时期,这些工厂都在紧急复工。但是,原有的产能,并不能满足全国各大医院,以及普通居民的需求。

  福建一家口罩工厂的老板,给居黛霞打去了电话。他的工厂,原本每天能生产一百万片口罩。自从政府统一调配口罩工厂后,他工厂的任务量猛增。紧急之下,他在阿里巴巴国际站上,找到了居黛霞,问能否订购十条生产线。

  在国外的那几天,居黛霞一共接到了30多个国内工厂的电话,“全都要订购生产线”。她和丈夫商量,要不要赶回国,提前复工。

  年初五,国内感染人数已经突破了6000人。这时候,留在国外是最安全的。“我们带着四个老人,两个小孩子。如果赶回去,路上要转机,一定会经过很多人流密集的地方。”

  居黛霞和陈斌一边讨论着复工,一边关注着国内新闻。感染人数不断增加。“新闻,越刷越焦虑。”

  全国口罩告急,居黛霞不是不知道原因。“国内,有制造口罩生产线能力的工厂,不到40家。”恰逢春节,其中不少工厂都停工了。很多口罩工厂想要增加产能,却订不到生产线。

  夫妻俩商量后,改签了年初六的机票,赶在航班停飞前,回到了国内。

  复工

  决定复工后,居黛霞和陈斌在国外给几个核心员工开了电话会议,一是盘点仓库里,剩下的库存材料,二是讨论生产线的设计方案。

  生产口罩机器的第一步,是画图纸,设计功能和外观。这是设计师张政(化名)的工作,“图纸设计出来,工人才能开始生产。”

  刚回到湖南老家没几天的张政,没有片刻犹豫,开完会就提着行李走了,他买了当晚返程的车票。这次回家前,他有大半年没见到自己的孩子,临走时,孩子拉着他哭了好一会儿才放手。

  居黛霞回到工厂,车间已经紧锣密鼓地筹备复工了。

  居黛霞工厂里的工人,大部分都是本地人。第一天,就有三十多个工人戴着口罩到车间工作。金湖县城的工厂里,工人们每天至少要轮班12个小时。晚班的工人更辛苦,夜里温度降到了零下。没有暖气,第一天晚上,和工人们在一起的居黛霞冻得腿脚冰凉。

  第二天白天,她派人买了十几台暖风机、小太阳回来,分开放到车间各个角落。

  复工的这几天,每天凌晨3点,他们才离开工厂。回家睡三个小时,早上6点多,他们又匆匆赶回来上班了。

  从卫生巾设备到口罩设备

  90年代初,陈斌在金湖县一家工厂担任采购员。那个年代,中国女性生理期,使用的还是月经带,条件更差的农村甚至连月经带都买不起,用的是粗糙的卫生纸和棉布。

  后来,陈斌所在的工厂,以及福建的恒安集团从国外引进了两条卫生巾生产线,卫生巾才真正出现在中国女性的生活里。

  1996年,对机械产品感兴趣的陈斌,有了辞职创业的想法。当时,卫生巾在国内只是起步阶段,前景可观。他想开一间设备厂,专门制造生产卫生巾的机器。

  陈斌出生在金湖县的农村,父母是普通的农民,为了支持儿子创业,父母一横心,卖掉了农村的三间瓦房。陈斌拿着钱,在县里租了一间作坊。他带着两个设计师,自己手画图纸。然后跑到全国各地,推广卫生巾设备。

  一开始两年,陈斌的生意并不好。多数的推广都被拒之门外,“别人看到我一个大男人推广卫生巾设备,都不屑一顾。”

  1998年,一个天津的客户,尝试着在陈斌这里定了一条生产线,生产出的卫生巾大卖。随后,他又连续下了好几次订单。不久后,天津临近的河北、山东,不断有人找到他,想订购生产线。

  2003年,非典爆发时,已经是陈斌妻子的居黛霞,正在广州参加广交会。广州是当时的疫区,居黛霞跑了好几家药店,都买不到口罩。从广州回到金湖县后,居黛霞发烧了,被隔离了十几天。最后诊断,她只是普通的感冒,并没有感染非典。

  但这件事给了居黛霞警惕。非典期间,普通人很难买到口罩,是因为国内生产口罩的工厂并不多,满足不了疫情爆发带来的巨大需求。临时从国外进口口罩,由于资质和报关等程序,也是“远水救不了近火”。

  万一以后又遇到类似非典这样的疫情,不能总指望国外的工厂吧?

  居黛霞和丈夫一讨论,决定制造口罩生产线。之后,他们又增加了纸尿裤等生活用纸的生产线制造。为了拓展客户,居黛霞在阿里巴巴国际站开了一间店铺,开始接国外的订单。

  到现在,他们工厂生产的机械,有85%都是出口到美国、韩国、印度尼西亚、新加坡等国家。

  喊停国外订单

  非典时期的担心,17年后,真的发生了。

  当时,她手头上,总共还欠着600多万美金的纸尿裤、卫生巾生产线订单,需要在近三个月完工。

  但眼下,她必须延后处理这些订单。

  几天前,居黛霞给美国、德国等几个国家的客户发了邮件。在邮件里,她提到了中国的疫情,以及全国口罩库存告急的情况,希望能延后至少一个月交货。

  外国人重视合约,居黛霞甚至想,或许有客户生气,会告她违约。“那样我也认了,当务之急,我只能考虑我们国内的需求。”

  让她没想到的是,没有一个客户对此有怨言。他们都回复邮件,表示理解,还提醒居黛霞注意安全。

  现在,居黛霞的工厂,已经停掉了除口罩设备外,其他所有设备的生产。事实上,口罩设备在众多生产线里,是非常小众的品类。

  “一条口罩生产线的出货价不超过45万元,但一条纸尿裤生产线的价格达到了700万元左右。”居黛霞说,平日里,客户都是在购买纸尿裤生产线的同时,顺带一条口罩生产线。“就像在超市买菜时,带包口香糖一样随意。”

  疫情当前,居黛霞也顾不了这些了。春节期间,仓库里囤的材料,只够生产70条口罩生产线。她必须马上采购材料,增加产能。口罩生产线所需要的材料,集中在山东、浙江等地,最近,很多城市的高速都封路了,为了让居黛霞顺利采购到材料,金湖县政府还给她开了文件,工厂的采购员拿着通行文件,一路畅通,当天就能返程。如今,她现的材料已经能够生产120-130条口罩生产线。

  连续赶工下,居黛霞的工人们只需要5天,就能造15-20条的口罩生产线。据悉,一条生产线,每分钟能出80-100只医用口罩。“这第一批生产线,每天能生产120-140万只口罩。”在居黛霞心里,一直算着一笔账:那120-130条生产线,要是同时开工,生产出来的口罩,能解决一个市、甚至一个省的口罩需求量。第一批15-20条生产线,即将完工。居黛霞要平均分配给几个省的口罩工厂,再过几天,她的口罩设备,就会不断地生产出医用口罩,这些口罩,都会被送到医院,和普通人手里。

分享到:

【版权声明】秉承互联网开放、包容的精神,纺织网欢迎各方(自)媒体、机构转载、引用我们原创内容,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纺织网;同时,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,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将版权疑问、授权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,发邮件至yuln@netsun。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、处理。


相关报道

站内支持: 关于我们 - 服务项目 - 法律声明 - 意见反馈 - 企业邮箱 - 联系我们 - 友情链接 - 纺织数据库 - 快速产品通道 - 外贸助手
兄弟站点: - - - - - - - - - - -
- - - -
© 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-2019
山东群英会直播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极速赛车走势规律怎么看 极速快三 极速赛车彩票平台操控 新宝GG彩票计划群 e乐彩票计划群 澳门手机网投 江苏快三质合走势图